宇宙一样大的脑洞

微博ID:七海_沼底畅游,渐趋自给自足型,用同人填满脑洞

片段两则

深夜猫头鹰和点煤气炉

1、

阿不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这个地步的。

他喜欢格林德沃,这一点他从未打算掩饰。阿不思很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性向,他在霍格沃茨里认识不少人,但是没有一个人像盖勒特这样,他可能是一部分老师眼里的麻烦,但没有一个麻烦像盖勒特一样光彩四射,一样才华横溢,一样有着足以征服世界的自傲——阿不福思对最后这点最为讨厌,但阿不思觉得他与盖勒特共同分享这一点,只是方式不同。

他知道自己每次拨去他金发里的草籽,每次跟他一起挤在古旧的书页前,每次他叫他名字的语调,全都流露他的心思,但是同时他又保持缄默,不抱期望地观望它的走向。而盖勒特,如同讨论伟大的计划时一样,善于捕捉阿不思抛出的每一...

有那么一瞬间,凯尔伯特停了下来。
这并不是指他停下了动作,不是的。他还在处理着鱼,黏腻的内脏从他手边滑过,他的另一只手拿着刀,稍一用力,内脏便如熟透的苹果般落下。他喜欢吃鱼,喜欢处理鱼,也甘愿为此付出努力,这几乎成为他的本能——拿上刀,摸上鱼,双手自然开始一系列的流程。
他的——他的什么?年轻漂亮的黛安娜坐在饭厅窗边,穿着紫红色长裙,高高梳起的发髻,他从厨房可以窥见她的半边身子。她一会儿百无聊赖地翻着报纸,一会儿整理花瓶里的花,一会儿又开始发呆。凯尔伯特不时望向她,手上的动作没有停。
黛安娜纤长漂亮的手指在纸页上移动,偶尔张开嘴巴,默读着内容,那可能是财经或者社会专栏,他才不在意这些事。他知道黛安娜...

金发的维纳斯(Chapter 2 part 2)

·chapter 2的后半部分

·chapter 1,part 1请戳这里,chapter 1,part 2请戳这里,chapter 2,part 1请戳这里

·更新缓慢非常抱歉

·希望你能喜欢这篇原创,能够感到有趣就好了


前情提要

德尔莱斯伯爵在某个偏僻的山村里带回来了一个金发的男孩,他把这件事告诉画家路易。并将这个男孩收为养子,将他抚养长大。

第二章前半部分中,维纳斯接受了路易的邀请,到他位于郊外的屋子里度假。


人物介绍(到第二章part1为止)

维纳斯:金发绿瞳的男孩,伯爵的养子,因向往堪纳斯而跟伯爵离开...

星光

男性贤者线,内含似乎一点都看不出来的迪多斯x尤温迪(妖精王)和更加看不出来的阿贝希。

文字加粗部分是游戏原话。

又名魔法道具使用指南

-------------------------------------------------------------------------

在散发着腐朽气息的宫殿的西北方向,坐落着一片位于地下的妖精之森。

仿佛是将整个森林生硬地放置在宫殿的出口一样,森林与宫殿之间毫无应有的过度,展现在眼前突兀的宽广森林令人疑心身处地下的事实,然而无论是树木、花朵、河流——又抑或妖精,全都是真实存在于此处的,就在鬼魂横行的宫殿之侧,就在不见天日的地下。葱郁树木极...

炖肉练笔三部曲

三段尝试,互不相关。第一段日系黄,第二段GGAD,第三段狡槙。写得很随意,没有前文也没有后续,除草用。


日系黄

戳我看文


GGAD(用魔杖画地图的梗来自《Thirty-Five Owls》。太喜欢这个画面了,扩写了一下

“你在干什么,盖勒特?”阿不思问。

一丝寒意萦绕着阿不思的脖子,但是阿不思在汗水和热量之中,将其当成一阵清凉的气息。雪花从他的脖颈到腰窝层层蔓延,位于中央的是一株蜿蜒而上的冰藤,这阵寒意是从一支深黑色的魔杖尖中吐出的,而这支魔杖正沿着阿不思的脊背,像是要刻画他背部的线条一样沿脊柱而下,魔杖尖不时碰到他的皮肤,引起一阵颤抖,比起无意,阿不思更愿意相信这是盖勒特...

两年多前的东西,搬过来除草

--------------------------------------------------------------

“准备好了吗,苍叶桑?”

“啊,我马上就下去,再等我一下。”

我收拾好东西急急忙忙地冲出门口时,Clear似乎已经等得有点久了,他撑着那把透明的伞,蹲在路边逗弄着一只茶色的猫,看到我出来,Clear站起来笑着说道:“早安,苍叶桑,莲桑。”

“早上好,还有,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被我抱着的莲也回答道。

听到对他的祝福,Clear像是很高兴地眯起了眼睛:“谢谢——应该要这么回答吧。这么正经地过生日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说这话的...

金发的维纳斯(chapter 2 part 1)

·chapter 2的前半部分

·chapter 1,part 1请戳这里,chapter 1,part 2请戳这里

·更新缓慢非常抱歉

·希望你能喜欢这篇原创,能够感到有趣就好了

--------------------------------------------------------------------------

德尔莱斯回到堪纳斯已经一个多月了,自那次对话之后他没有时间再去跟路易见面,暌违半年的堪纳斯在等着他,他需要时间来重新捡起那些被他遗忘的工作,补习这小半年来他落下的社交界的种种新闻。德尔莱斯伯爵在堪纳斯享...

yuri on ice到第七话为止的自我梳理

第七集真的是让人爆炸的一回,不仅是从那个让人脸红心跳的kiss,还有从维克托和勇利两个人关系的推进角度,第七集都是一个极其重要,而又做得非常好的转折点。

回顾一下第七集之前的部分,编剧是有意识地在一点点披露勇利的个性的,一开始(第一滑走到第三滑走),勇利还处于之前连连失利的阴影当中,之后维克托的到来犹如暴风骤雨,勇利表现出来的个性是很软的——对自己没有自信,在与维克托的相处中始终处于被动地位,完全符合了一开始放出来的“玻璃心”的形容词。然后从第四滑走开始,编剧开始一点点放憋着的大招。第四集的海边对话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从这里开始勇利意识到“对他打开的心门,他也会同样地回报给我”,勇利与维克...

yuri on ice

勇利的自由滑节目编排来自TV第四话

(其实我一点也不懂花滑,有bug请不要在意)

---------------------------------------------------------------------------

冰刀划过冰面。

勇利缓慢地滑到冰场中间,现在是晚上九点多,冰场里空无一人,他一个人在练习白天已经练过很多次的自由滑项目。

在滑行的时候,仿佛感觉到冷冽的风。换做半年前的勇利,绝对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一个人在这个自己从小熟悉的冰场里,练习着由自己决定的自由滑节目。他本来是两手空空回到家乡来的,带着几乎全败的战绩低垂着头回到家乡来,并没有指望过什么,但是,现...

光景

来自Mozart: Clarinet Concerto in A, K.622 - 2. Adagio的脑洞,可以的话希望配合这首曲子食用。

BGM地址:http://music.163.com/#/song?id=25295007


我睁开眼睛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蔚蓝而辽阔的天空。我听见树叶簌簌飘落,河水潺潺流动,我目睹白云流向远方,向着某个我从未知晓的地方前进,在那时我忽然感到天地的宽阔。在这宽广的天地之间,所有的一切都在奔走流动,而没有什么边界之说,一切皆是自由畅快、轻松无忧的。我凝视着云、树和水流,风吹起来了,于是云也好,树也好,水流也好,我的想法也好,全都尽力朝你奔涌过去。我看...

Flight Symbol:

lofter上有一位一直无授权转载并且不说明出处的人,id是rockthebitch(希望没有记错),请勿推荐到我首页来。我因此un过一两位太太,在此表示抱歉。因为lofter特殊性我不能双向,虽然也不知道是不是都互fo了,不管怎么说,再次抱歉。
这个lo主我年少无知fo过,后来发现是盗图unfo了,临走之前取消了所有点过的爱心和推荐(虽然没什么用)。
我不是要喊口号说什么盗图可耻之类的,我只是觉得这样做不好,很败人品,我不喜欢。我也没有说大家也不要喜欢,不用,我不是什么小卫士,也不会对别人的兴趣爱好指手画脚。我只是在这里说一下,推荐盗图者到我首页,unfo抱...

everybody finds love in the end

他在黑暗里,趴在地上,浑身是血,几乎动不了,哪怕一个最微小的动作都会牵动伤口,让他痛不欲生,但他还是用最后的力气伸出手抓住了微弱的光点,虽然那个小小的光点刺伤了他的手,让眼睛疼痛,让耳朵耳鸣,他却哭着蜷缩起来,抱住了那个小小的光点,尽管他的胸口被刺穿,他的心脏涌出鲜血。

博晴段子

因为阴阳师游戏出了稍微注明一下,这是基于梦枕貘的小说《阴阳师》写的博晴同人。

背景大概是两个人一起去解决一个比较危险棘手的事件的时候。

by我家 @御江 :说真的,这作品,同人除了写肉还能干啥。
-------------------------------------------------------

“晴明。”博雅压低声音唤道。

“嗯。”

博雅和晴明潜伏在草丛之中,晴明事前布下了结界,百鬼暂时不会发现他们,但是晴明也说了,他们如今处于不安定的状态,无法完全保证安全。

“这次很危险吗?”

“嗯,很危险,一不小心可能会死亡。”

博雅悄悄地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吐...

兄弟

送给 @@御江 的生日礼物,一晚上极限赶稿脑子有点懵,可能有粗略的地方。

--------------------------------------------------------------------------

左文字兄弟并不像兄弟,宗三左文字这么想。

本丸里有不少的兄弟刀,既有粟田口那样的大家族,也有仅仅有二人的兄弟刀,不过,不论哪几把兄弟刀,他们的相处方式都跟左文字兄弟相去甚远。

宗三是兄弟里第二个来到本丸的,小夜比他更早一些,江雪则是在宗三之后的第二天。本着兄弟刀的情分,宗三带着小夜去到锻刀房,审神者在那里跟江雪交代着什么,江雪略微低着头沉默地听着...

金发的维纳斯(chapter 1 part2)

·chapter 1的后半部分

·前半部分请戳这里

·希望你能喜欢这篇原创,能够感到有趣就好了

----------------------------------------------------------------------------------

“第二天,我去了森林。

“我骑着马,没有带其他人造访了早上的森林。但到了那里之后我才想起,昨天我既没有跟他约定时间,也没有约定地点,这样的一个约定几乎是不可靠的。他会来吗?我不确定。小孩子总是心血来潮,要忘记什么事却也很快。假如我真的想要遇到他,我最好去他父亲的伐木地附近,他也许会在中...

治愈之方

立志想写宗三H的可爱的样子我就……

但是最后并没有H,别说H了,亲密举动也没有,全是哲学相谈。

-----------------------------------------------------------------------------

和室上方的窗户透进了光,光落在宗三的裸背上,在他的脖子上仍然缠着平时他戴的那条珠子。

注意到了江雪的视线,宗三用手挽着头发,半转过头来问道:“怎么了吗?”

江雪并未回答,代之以手抚摸上宗三肩胛骨的位置,在那里有一道伤痕,江雪的手指沿着伤痕划过。

“啊,在意这个吗。”宗三说道。

“这是,今天出战的时候留下的吗?” 

“在最...

秘密

来除个草

原创,当然文中的“我”不是我,三观略不正,欢迎自由脑补你觉得美味的任何西皮。

三观不正程度,(虽然我写得不如王尔德大大好)大概是《莎乐美》级别。

-----------------------------------------------------------------------------

无论是谁,都有自己的秘密。

每个人的秘密不同,因此对这个秘密的看法也不同。如果你要问我,我认为秘密是自我存在的证明,它包含了比当事人想象的还要多的含义,包括经历、愿望、心理缺陷等等,即是说,掌握一个人的秘密就掌握了这个人,因为秘密是弱点的集合体。

你可以想象一个这样的情景,一...

理想

我家 @@御江  @御江&歌词 (我不知道要艾特哪个号比较好)灵感堵塞的时候发给她的文,既然御江江发了歌词,那么我也把当初她找灵感时候我送她的痴汉段子同人发出来好了。

但因为一开始是给亲友写的所以比较随意,有OOC的话非常抱歉。

歌词友情链接

-------------------------------------------------------------------------------

他并不擅长拒绝别人的请求,因此,他也就变得不擅长寻找自己真正的目标了。

他希望让周围的人快乐,为此有什么是不能做的呢?有的时候,他甚至不能...

金发的维纳斯(chapter 1 part 1)

·chapter 1的前半部分

·关于这个故事的预告/发展走向请戳这里第一章后半部分请戳这里

·希望你能喜欢这篇原创,能够感到有趣就好了

-----------------------------------------------------------------------------

这是艺术之都堪纳斯平淡无奇的一个初夏的傍晚,刚下过雨的天空呈现染布似的蓼蓝色,从近到远渐渐地暗下去,一两片云朵薄而轻盈地在空中移动,像是形状不断变幻的舞女的轻纱,在轻纱之下,是颜色艳丽而对比鲜明的建筑群,每一栋建筑都是独一无二的。如果你恰巧遇到一个对这里...

雪庭闲话

· 可能略有ooc

· 写作三日鹤读作老年人的闲聊

· 其实我并不怎么懂得日本历史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上面两段作者抽风了请不要太在意

---------------------------------------------------------------------

“呀,要喝酒吗?”

三日月宗近回头时,正看到鹤丸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两个酒杯向他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就一起...

黑夜中

大概是庵薰嗣

------------------------------------------------------------------

他不惧怕死亡,他不惧怕自身的死亡,他惧怕他人的死亡。

他一个人走在黑夜的街道上,黑暗包围了他,如同冬天深夜的棉被,他陷入黑暗之中,只隐约看到不知来源的微光,没有人影,没有声音。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许这里是他居住的城市,是他曾经怀着惴惴不安与少许期待步入的城市,可是他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全然没有印象,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到这样一个杳无人烟、完全陌生的地方来。可是他所陌生的毕竟比他所知道的更多,他所...

星空

被官方的《ALL ABOUT 渚薰》炸出一脸血……逼死同人也就算了羞耻度比我最低的时候还要低是怎么回事!!!!

“真嗣若前行,路定与薰汇。”“真嗣之心,秋季之空。““缘不可测,薰与其同。”←你们感受一下。


---------------------------------------------------------------------------

        他们并排躺在地上,真嗣感到地板的冰凉,在闷热的空气中使他感到舒适。他偷偷侧过头看向薰,薰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薰的双手垫在头的后...

letter to shinji

食用请注意:

庵到Q的轮回梗,薰第一人称视角所以可能会OOC,作者真嗣痴汉力大爆发。能接受的请继续看

最后一句:真嗣君怎么那么可爱啦!!!!!可爱死了!!!!!!!

-----------------------------------------------------------------------------


在你小小的天地里,你教会了我很多东西,真嗣君。

并非是不能容忍Lilin的存在,不如说,对我来说,所有的Lilin,Selee的老人们也罢、真嗣君的父亲也罢、第二适格者也罢……他们全都无关重要。我的使命是找到Adam并与直接与之结合,那便是...

看我用生命来安利暗い日曜日!!!就算是冷门的非商业原创游戏我也要写同人!!!我就是这么喜欢小天使们!!【闭嘴

暗い日曜日游戏推荐链接:http://nanamisakura.lofter.com/post/1843f1_18c27e5 小伙伴们快去玩啦!!!

------------------------------------------------------------------------

放学之后的图书馆,弥漫着灰尘的味道,和书页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午后的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书架的影子横卧在地上,在书架的影子之间可以看见浅咖啡色的阳光和窗格的阴影。安静地深呼吸,涌入鼻腔的是令...

关于槙岛圣护的妄想(其五)

“他的目的从来不是摧毁Sibyl System。”狡啮放下手中的咖啡,突然说道。杂贺看向他。

“你向我提过,槙岛曾经说‘想要看到人类灵魂的光辉’。”

“没错。”

“你想要听我的理论分析吗?”

狡啮盯着餐桌的对面,那里只摆着一张空椅子,他握起拳头,又放开:“不必了。”

他自己在拒绝更多地了解槙岛,狡啮想,因为那大可不必。他是去阻止槙岛,或者说得更直接些,去结束他的生命,去向他的脑袋开上一枪,去阻止他,而在开枪之前他不需要了解槙岛的全部才能扣下扳机。杀与被杀,清晰而简单的关系。

让他扣下扳机的不是憎恶,不是仇恨,甚至不是任何一种明确而指向清晰的感情,他只是需要杀死槙岛圣护,他必须这样做...

金发的维纳斯

阅前注意:

1、看不懂是正常的因为这个虽然是我挖坑的第一段但不是故事的第一段;

2、好像没什么好说的了,说好的微博点赞五个就开坑居然真的那么快就够了,感谢矢志不渝给我点赞断后路的各位不愧是我的基友都如此雪(xi)中(wen)送(le)炭(jian),简直无情啊你们……

如果能接受下面这预告一般的文段的话let's go~

-------------------------------------------------------------------

    “但是我能够产生什么呢,”维纳斯皱着他好看的眉,用一种少年独有的、充满着困惑的语气...

作为一个逆西皮也没关系星人一旦萌上冷西皮那绝对是【冷番出不了热西皮】类型……

恶魔幸存者2:和忧,大和和Alcor本来这对西皮就冷我还跟大家逆了虽然说饿的时候忧和也能吃得下…………听到原作党说游戏里这对不暧昧心塞塞地跑去玩游戏,卡在对BOSS关,但是我觉得虽然原作里可脑补戏份不多不过动画是真的给足戏份啊。告诉我为何双白毛为不同的理想相杀和不懂人类感情的人类还有尝试去懂人类感情的非人类这种设定为何热不起来!!

绝园的暴风雨:真吉……我知道爱花和公主存在感杠杠的原作BG走向我也觉得很棒但是我就……偶尔想吃吃真吉啊

UN-GO:结城新十郎X因果,典型的番冷出不了热西皮……顺便说下这部里面KAJI...

雨天

外面的雨下起来的时候,埃尔文房间里的门也被推开了。

“团长!”进来的人神情慌张,连立体机动也没有完全戴好,他刚叫了一声埃尔文,就因为匆忙奔跑几乎喘不过气来,因为着急,他的脸扭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

“冷静点。”埃尔文说,同时去拿放在一边的他的立体机动,“发生什么了?”

“利维尔兵长那边……要求救援的信号……!”

通信兵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埃尔文刚好在调整立体机动皮带的位置,扣好皮带的时间意外地比平时多花了一些,也许是他的手有些僵硬的缘故。“紧急等级是?”

“第二等级!”

埃尔文本来握着吊坠的手放了下来,他沉吟了一会儿,问道:“西边的巨人呢?还剩多少?”

“已经所剩无几,大部分都追着兵...

缺损

所谓的挑战全篇不写角色名来写同人。

不过放在这一天某种意义上好应景

-------------------------------------------------------------------------

       你见过世界的灭亡吗?

       我曾经有幸见过一次,实际上,那不是一次完全的灭亡,但仍然是一场足以与灭亡相比的巨大灾祸。我看见天空被染成血红,一圈一圈的血色向远处蔓延,好像垂死神明的鲜血终于落到人间来了,整片大地都被笼...

文手自省

主要是……缺乏撑起长篇的能力吧。至今为止原创长篇也是,同人长篇也是,我说的长篇主要是五万打上的,其实严格来说应该算是中短篇,因为写的时候在自己的脑内已经完成了构想,重点画面甚至已经能够想出文段,所以变得没有动力写下去,因为脑内完成构想的时候自己的脑洞已经满足了……

也缺乏架构情节的能力,这也是不能攻略长篇的原因之一吧,矛盾冲突没有办法安排好,总是无意识拿心理描写来搪塞过去,这是我最大最大的缺点,没有读下去的欲望大概也是因为这个。

看到古今中外的大大们写点矛盾冲突顺手拈来,实在惭愧无法动笔……

还有的就是懒。懒癌末期。

想要写清爽干脆或者优雅自如的东西,但是却不停在原地打转。

但是,很...

1 / 2

© 宇宙一样大的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